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男友太过分说我是他骑过的女人

发布时间:2019-02-07 01:11:37

男友太过分 说我是他骑过的女人

最近一段时间,我常做恶梦。梦里,启桓的朋友指着我的脊梁骨,嘴巴一开一合地不知说些什么,其中一个看不清面目的女人把墨汁直往我身上泼。

我承认,我因为启桓的朋友受了刺激。

本来,我大学毕业后在一家工厂上班。单位环境不好,化学气味扑鼻。启桓心疼我,就把我介绍到他一个哥们的女友那里工作。他女友叫常娟娟,我之前只见过一两面。

女人之间相处不易,我对常娟娟心存感念,可常娟娟对我未必有体恤之心。

她有一次向启桓抱怨,应该七点起床,我非赖到七点半才起床,说我早上起来不叠被子,还说我把袜子丢在地上。

我们八点半才上班,只要不迟到,我多睡一会儿有什么错。另外,我习惯起床后先上洗手间,回来再叠被子,不像常娟娟她们,起床第一时间就把被子叠了。至于说到把袜子丢地上,那是因为我穿了一天高跟鞋,脚疼得很,回到家,我就把袜子丢在地板上,等洗完澡,再回头把袜子洗干净了。这些其实都是一些小事,只能说个人生活习惯不同,也不存在有多大的过错吧。

可是,启桓听了就不分青红皂白地嚼我,说我邋遢。还跟一句,说他家里的洗脸台和浴缸,我也从没洗干净过。

我很委屈,但是我忍了,也没跟他们计较。

没想到,常娟娟又跑去跟启桓 告状,说我和别的男的扯不清,和别人勾三搭四的。启桓又信了,对我非常冷淡。

我气哭了。常娟娟怎能这样无中生有

?我不想再听之任之,就当着的启桓的面质问常娟娟的男友,让他们拿出我乱来的证据。经过这一对质,常娟娟他们慌了,说没有说我坏话,其实是在夸奖我,说我大方,很会做人什么的。这样一说,启桓才释然。

这还没完。有一天,我跟送盒饭的小妹说了几句闲话,无伤大雅的,又被常娟娟转给启桓,也不知哪里听得不顺他们的耳。结果启桓对我说,你他妈的,别再跟别人说东道西的。

我忍无可忍,发短信把常娟娟和她男友骂了一顿,并辞了职,结果是启桓又来教训我。我说,这件事错不在我好不好。我没想到他这么是非不分。

我的心被伤得很重。启桓跟常娟娟认识才三个月,跟我认识有三年,他却信她不信我,还帮着别人打压我,这让我觉得爱情的根基已经发生动摇。

放下身段

启桓是我哥哥的同事,大我6岁。要追溯起来,五年前我跟他见过一面,但那次见面,两人没有什么交集,一直到三年前,我放暑假回家,这才和他见第二面。这次见面后,他开始追我。当时,我只有19岁,父母反对我恋爱,说我太小了。

我不顾父母反对和他恋爱。恋爱之初,他对我真的很好。我口渴,哪怕是半夜,他也会起床一家家超市,小卖部找过去,给我买王老吉。他会把我像个孩子一样架在他的肩膀上。虽然都是小事,但有时细节能让人感到温暖。

当时,启桓同一个单位的人也追求我。他起先不晓得,知道后他痛哭。因为那人条件比他好,他可能是怕失去我。看他哭得那么伤心,我觉得他对我是真心的,心里很感动。我说,他只是追求我,但我并没有答应他,我对你是真心的,你为什么不相信呢。他才止住哭泣。

恋爱后,我为他付出很多。

他每天差旅费只有八十元,去旅馆我们也住不起。我就从学校宿舍里搬出来,每月花250元租了一个地下室,天天和蟑螂、蜈蚣做伴。我还去打零工卖化妆品,好自给自足,不花他的钱。

一年半后,他家房子拆迁,他要我搬到他家去。我不肯,觉得还没过门就住他家不好。他劝我说这样可以省下钱来结婚。我才同意。我就这样放下自尊,瞒着父母住进他家。
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