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 旅游网 > 情感

我的爱情在金钱面前缴了械

发布时间:2019-01-30 22:49:14

我的爱情在金钱面前缴了械

她让我相信了爱情的存在

我自小因发烧患有癫痫病,父母亲对我百般疼爱,带着我四处求医,以后,病情靠药物得到了控制。从我懂事的那天起,疾病让我有着深深的自卑感,我不敢与外界接触,如一只蜗牛般蜷缩在自己的世界里。我一天天长大,父母也一天天老去,每每看到父母两鬓间的白发,我心里总是多了些心酸与愧疚,因为我,他们付出了比正常孩子的父母多了许多的辛苦。

我高考落榜后,父母拿出积蓄,让我开始学做生意。以后,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,我开了一家小杂货店,生意勉强过得去。我每天安守着小店度日,身体的原因,让我对生活没有太多的奢望。

转眼间,已是很多年过去,不知不觉中,我已二十六七。当我周围的同学、朋友纷纷结婚成家,有了自己的孩子时,父母亲开始着了急,他们希望我也能像正常人一样,拥有家庭,享有天伦之乐。在我的内心深处,我渴望着爱情,渴望着爱与被爱,可是疾病让我始终有着巨大的精神压力,我害怕拖累别人,我不敢奢望有女孩子会爱上我这个有病的人。

父母四处张罗着给我介绍对象,经过几次失败的相亲之后,对待婚姻我更加地消极。2001年的春天,姨夫给我介绍了一个叫琴的女孩,为了给父母一个交待,一天,我赶去和琴见了面。琴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子,长相一般,身材有着几分瘦弱。那天,我对琴如实相告了我的真实情况,因为我觉得诚实是做人的基本原则,我更不想靠欺骗去赢得姑娘的好感。琴没有太多的话,一直在侧耳倾听,安静的样子透着几分温婉。

初次见面,琴给我留下了非常好的印像,但我自身的条件,让我不敢抱太大的希望。几天后,姨夫却带来了好消息,琴同意和我交往,父母和我都非常高兴。

我和琴谈起了恋爱。因为性格的原因,我不太会说甜言蜜语,只是尽自己所能呵护着琴。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,我和琴的感情渐渐生温,不由地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。只是我心中还有着很多的顾虑,于是,在订婚之前,我和琴进行了一次深谈。我告诉琴,虽然我开的小店目前生意尚可,维持基本的生存没有问题,但不可能挣大钱。我的病情一直靠药物控制,表面上看起来我与常人无异,但我们都无法忽略疾病在身这个事实。我希望琴能够慎重考虑我们的未来。未承想,我的话音刚落,琴便接过了话头,她说,我不在乎你有病,况且这个病又不是什么绝症,我只在乎你这个人好。琴的一番话,让我感动地落了泪。我想,我是不幸的,从小患病,但我又是幸运的,历经了那么多的磨难,上苍怜惜我,给了我一个可以同甘共苦的伴侣。

琴让我相信了爱情的存在,几个月后,我带着万般的幸福,与她携手迈进了婚姻的殿堂,开始了新的生活。

她的眼里仿佛只有金钱的存在

婚后初期,我和琴两个人知疼知热、有商有量,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的。一年后,我们的儿子诞生了,更是给我们整个大家庭增添了无限的欢乐。儿子让我有了更多的感,我希望能够挣很多的钱,给琴和儿子一份好的生活。

我让琴在家里照顾儿子,我则在亲戚的帮助下,开了一家彩票投注站。为了增加收入,我在彩票站里顺带做些出售卡、卡等小买卖。我挣钱的心情是迫切的,可是生意太难做了,即使我使尽了浑身解数,但收入依然非常微薄。

我每个月都交给琴固定的家用

,虽然不多,但足够她和儿子开销。可是以后,她总是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向我要钱,作为她的丈夫,我也尽可能地满足她。可是琴的花销越来越大,当我问她钱是怎么花的时,她常常说不清楚。我心里有些不满,因为我每天起早贪黑,非常不易,而琴如此大手大脚,太不体恤我的辛苦了。以后,当琴再要钱时,我对她有了些控制。拿不到钱,琴便对我有了些不满,经常给我脸色看,或者在家里摔盘子砸碗。琴不再有恋爱时的温柔,她变得越来越世侩,我在想,难道我们之间只能靠金钱来维系吗?

琴从我这里拿不到钱,转而向我的父母伸手。我的父母希望琴能对我好一点,每次都会满足她。我知道这些事情后非常生气,我觉着琴没有理由向我的父母要钱,因为老人也非常不易。我和琴因为钱的事情,经常争吵,以致感情越来越淡。

以后,琴经常外出,而且涂脂抹粉,打扮得花枝招展。当我问她去哪里时,她总是说朋友聚会。我想,琴每天呆在家里,确实很闷,既然有朋友相约,出去玩玩散散心,也未尝不可。我给予了琴很大的理解与宽容,可收获的却是无数伤心。

一天晚上十点多了,琴还未回来,我不由地着了急。我打给琴,接通后,我问她在哪里,她说在饭店和朋友吃饭,我心里有所疑惑,因为如果在饭店,背景声应该很嘈杂,可是那边非常安静。我权且相信了琴,我让她早点回家,路上注意安全。琴答应了。可是挂断,一个小时过去了,琴依然没有回来。时间已近午夜,我为琴的安全担心着,我再次拨通了她的。听到我的声音,琴表现得很不耐烦,不容我多说什么,就挂断了。我继续等琴,当时钟走过十二点,我又一次拨通了琴的。但这次接的居然是一个男人,他在里骂骂咧咧,当我问他是谁时,他居然挂断了。半个小时后,琴终于回来了。当我问她在哪里聚会,接那个男人是谁时,她却变卦说,她去朋友家看新房了。我让琴第二天带我去见见这个朋友,琴却以各种理由推脱了。

无论男人、女人,都会在意自己配偶的忠贞。琴的种种暧昧表现不能不让我生疑,我想,虽然我有疾病,但不代表我必须在婚姻里无原则地让步。我委婉地告诫琴要顾家、要守妇道,琴却和我大吵大闹。琴的不可理喻让我异常伤心,很多次,我想到了离婚,但看看年幼的儿子,我忍住了。后来,我默默地搬到了书房去住,希望能给我和琴彼此冷静的空间。
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